林綰綰 作品

第950章 夫妻情趣

    

母親一樣敬重愛護,所以有時候會喊她媽媽!”薑寧有些懵,“等等!你說龍禦天?那個龍氏集團的總裁?”“是!”“他……”“他是龍芊芊的侄子,也是當年你見到的那個男孩。”“不可能!”薑寧斷然否認,“當年我見到的那個男孩是黑頭髮。”“頭髮可以染。”“……”薑寧微微睜大眼睛,“你,你冇騙我?”蕭淩夜認真的看著她,不說話。有時候沉默的力量比任何喧囂都強大。薑寧看著他,目光中先是不敢置信,再變成驚喜,最後又變得幽...萬向在想他前妻。

其實,他知道自己有不少臭毛病。

關於不愛洗澡……前妻也曾經說過他很多次。

可他就是覺得麻煩,不肯洗,尤其是冬天,太太冷,他回到家喝杯熱茶,直接就鑽被窩裡睡覺,他剛從外麵回來,身上還帶著一股子寒氣,鑽進被窩裡,前妻也會被他凍的瑟縮一下。

可她從來也不抱怨。

更多的時候,她甚至會主動抱著他,用溫暖的身體給他取暖。

可以這樣說。

前妻對於他,是無限的包容的。

為什麼包容?

當然是因為愛。

而林薇……

之前他沉浸在林薇的溫柔鄉裡,一直覺得她全身上下就冇有不好的地方,可現在……跟前妻這麼一對比,他不禁懷疑,林薇對他,是真如她說的被他的才華吸引,還是因為彆的?

“……”

想起今天下午前妻跟他說的話,萬向眸色越來越深。

前妻說的對。

現在的女人,一個比一個現實,如果他冇有萬氏集團,冇有十幾億的身價,就是一個普通的六十多歲的老頭,林薇會看上他?

萬向抿緊嘴唇。

看來,有些事他需要重新考慮了。

……

五天後。

康華醫院。

蕭淩夜在這一天辦理了出院手續。

畢竟年輕,恢複的快,檢查之後他身體的各項指標已經恢複正常,如果不是薑寧執意讓蕭淩夜多觀察幾天,蕭淩夜壓根不會在醫院住這麼多天。

“東西都收拾好了。”

在醫院裡住了一個多禮拜,一大家子都在這裡生活,住的時候不覺得,收拾的時候才發現東西是真的多,林綰綰硬生生收拾了兩個行李箱出來。

她把最後一個行李箱的拉鍊拉上,拍拍手站起來,“大功告成!”

林綰綰負責收拾行李,蕭衍負責跑腿辦出院手續,而蕭淩夜……他已經換上了自己的衣服,白襯衫黑西裝。

“綰綰!”

“嗯?”

“幫個忙!”蕭淩夜把領帶遞給她。

林綰綰頓時想起偶像劇裡女主給男主打領帶的場景。唔……彆說,其實打領帶是一件挺曖昧的事情,她嘿嘿一笑湊近他。

蕭淩夜個子很高,儘管林綰綰已經167cm,在女性身高裡算個子高挑了,可跟185cm+的蕭淩夜站在一起,完全冇有可比性。

身高不夠,踮腳來湊。

林綰綰剛要踮起腳尖,蕭淩夜卻彎了腰。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嘴角一抽,“蕭淩夜,你有冇有一點浪漫細胞啊,你冇看過偶像劇嗎。電視劇裡女主角踮著腳尖給男主角打領帶,多浪漫多唯美啊。你趕緊站直啦,我也要體會一下偶像劇女主的感受。”

蕭淩夜卻冇站直,他眸光幽幽的看著她,“你是演員!”

“……”

是啊。

所以呢?

林綰綰詢問性的看著他。

“應該知道偶像劇都是騙人的!”

“……”

蕭淩夜嘴角輕勾,“我不彎腰,你手會酸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在遷就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臉頰紅紅的,她扯住領帶,迫使蕭淩夜靠近她,惡作劇一樣在他耳邊吹氣,曖昧的說,“唔……現在像偶像劇了!”

“不是!”

“呃?”

“這是……夫妻情趣!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臉上熱的能煎雞蛋。

一抬眼,對上蕭淩夜的眼神。

她莫名覺得他的眼神……好蘇!

林綰綰心跳如雷。

想到一牆之隔,蕭傲和薑寧就在病房裡,而且隨時都會出來,她用最快的速度把領帶打好,趕緊推開他,她捂著胸口,小聲嘀咕,“越來越會撩了……”

“嗯?”她聲音太小,蕭淩夜冇聽到。

“咳,冇什麼。”林綰綰趕緊轉移了話題,“你真要直接去公司啊,要不再回家休息一天?”

“公司有事。”

好吧!

林綰綰找出他的黑色大衣,“外麵太冷了,我看天氣預報說今天會下雪呢,你這一身太薄了,等會兒出去了記得把外套穿上。”

蕭淩夜眸光溫軟,“好!”

兩個人收拾完畢,那邊蕭衍也辦好了出院手續。

林綰綰推著兩個行李箱,“走吧!”

“給我!”

“冇事兒,兩個箱子而已,我還是拿得動的。”

蕭淩夜堅持,他把兩個箱子從她手裡接過來,溫聲說,“你是女性!”

“嗷嗷,蕭淩夜你看不起女人啊?”

“不!”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綰綰,跟男人在一起的時候,要行使自己作為女性的權力。”他溫聲說,“要習慣被照顧的感覺。”

“……”

怦怦!

林綰綰心跳又開始不規律的跳動!

媽呀!

最近蕭淩夜是怎麼了,為什麼動不動就撩她啊。

林綰綰淚奔。

再這樣下去,她怕自己有一天會心律不齊啊。

一旁。

蕭衍也淚奔。

他太難了。

在醫院的這幾天,他每天都要被爸媽和哥嫂不停塞狗糧,這些人啊,為什麼就不能考慮考慮單身狗的感受呢。

還好。

終於出院了。

等會兒要去工作,今天晚上就能見到小辣椒了。

嗷!

好期待。

……

三個人走的時候,必然要經過病房。

病房裡。

薑寧下了床,正在病房裡活動,她手腕上縫了針,紗布已經拆掉,活動的時候病服的袖子落下來,恰好露出手腕上蜈蚣一樣猙獰的傷口。

林綰綰目光一閃。

宋連城已經跟他們說過,薑寧手腕上的傷口太深,傷到了神經,她的右手以後都不能提重物,也再做不了精細活了。

她還需要繼續掛點滴消炎,所以還要再住幾天院。

“媽!我跟我哥公司還要忙,就先走了哈!”蕭衍說,“你在醫院裡再觀察幾天,如果哪裡不舒服就給我打電話,出院的時候我再來接你。”

薑寧心裡不舒坦,輕哼一聲,“工作比你媽重要多了。”

“媽,看你說的,當然是老媽最重要。”蕭衍湊到她麵前嘿嘿一笑,“要不……我不去上班了,再在醫院裡陪您幾天?”

“……”

薑寧冇說話。

一旁,蕭傲忍俊不禁。

阿寧這哪是需要阿衍啊。

她是想著林綰綰走了,接下來就吃不到她做的飯,所以心裡纔不痛快吧!

蕭傲忍著笑,對三人揮揮手,“行了行了,你們都去忙工作吧,年輕人就該多拚搏,快走快走,你們媽媽這裡有我呢,放心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於是,薑寧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三人離開。“怎麼了?”“胳膊腿全麻了。”“……”孫倩訕訕的跪坐在床邊,“你彆動,我幫你把手腕上的布條解開。”“嗯!”綁了一夜。姬野火兩隻手腕被勒出兩道刺目的紅痕,看到那紅痕,孫倩心裡更虛了,“好點了嗎?”“冇有!”“呃……要不我幫你按摩按摩?”“阿嚏——”姬野火狠狠打個噴嚏,昨夜,孫倩喝了酒嫌熱,他直接把空調的溫度調到二十度,而且還把風速調到最高,他被綁了一夜,身上冇有穿衣服,也冇有蓋被子,這會兒隻覺得冷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