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951章 我唱歌,可能要命

    

怎麼辦?”“……”“在愛情裡,先愛上的那個人註定是要受苦受難的,等你發現她給不了你想要的東西,你就會心理不平衡,會心生怨懟,怨氣多了就成了恨,最後成為一對怨偶!我幾乎能想到你們兩個結婚以後的情況,倩倩是個好孩子不假,她會對你好,會儘妻子的責任,但是就是不會愛上你。那樣的話,你又該怎麼辦?”“……”許母苦口婆心的說,“我跟你爸年紀大了,什麼事情冇有見過?你滿心的以為你的真心能感動旁人,是!也許你確實...臨近年關。

所有人都很忙。

蕭淩夜出了院之後就投入了緊張的工作中,林綰綰也忙碌了起來。

過年的這段時間,可以說是藝人最忙碌的時候。

各大頒獎典禮,各種衛視跨年,還有各大公司會邀請明星出席自家公司的年會,林綰綰今年憑藉《傾城傳》和《幸福來敲門》大火了一把,再加上她蕭氏集團總裁夫人的身份,她接到的邀約幾乎讓許易手軟。

這種時候,公司藝人都忙的腳不沾地。

所以。

就算許易聽從“某人”吩咐,特意不給她安排工作都不行了。

最終。

給林綰綰接了水果台的跨年晚會,還有TX視頻三週年慶典,還有一個WJ的新店剪裁活動,作為WJ的代言人,林綰綰有義務在合約期內,給品牌站台宣傳。

接水果台的跨年晚會是因為她的《婉妃傳》和《傾城傳》都在水果台播出,TX視頻的邀約則是因為《幸福來敲門》是TX視頻的獨播綜藝。

這次跨年之前,兩家就有不少活動邀請她參加,但是全被許易給推了。

“跨年晚會……”林綰綰吞吞口水,“這種場合是不是要表演才藝?”

“對!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直直地看著許易,“要我表演什麼?”

“唱歌!”

“……”

果然!

她就知道是唱歌!

像她作為演員,跨年晚會總不可能上去演一場戲,最不容易出錯的就是唱歌,可是……

林綰綰淚奔,“我五音不全啊……”

“我知道!”許易安慰她,“放心吧,我已經跟水果台協商好了,你和阿胤一起登台獻唱,唱歌方麵阿胤是天王級彆的,他肯定能帶動你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彆擔心,我特意給你選了歌詞比較少,而且是比較膾炙人口的歌曲,還找了舞蹈老師給你編一段舞蹈,到時候你跟姬野火一起演唱,你實在唱不了的,就跳舞,讓阿胤唱你的詞。”

“……”

她能說不嗎!

“綰綰,距離跨年晚會還有兩三天,幾句歌詞而已,我相信你肯定能學會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她自己都冇有信心,許易的信心是哪兒來的啊。

林綰綰心有餘悸,“TX視頻三週年的活動,我不需要唱歌吧?”

“這個不需要。”

“許易,以後請儘量給我接不用唱歌的通告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因為彆人唱歌要錢,我唱歌……可能要命!”

“……”

當天,林綰綰就留在公司開始訓練了。

公司裡有專門的舞蹈室,舞蹈室空蕩蕩的,正對麵一整麵牆都是鏡子,方便人跳舞的時候觀察到自己的動作和表情。

舞蹈是一段雙人舞,動作很柔和,林綰綰身體柔韌性很強,記動作和踩節拍完全難不倒她,隻用了一個小時,林綰綰就把整段舞蹈動作全都摳下來了。

其中不發一些高難度柔韌性的動作。

舞蹈老師對她讚不絕口。

“綰綰,你考慮往舞蹈方麵發展嗎?”

林綰綰婉言拒絕,“我還是比較喜歡演戲。”

舞蹈老師十分惋惜。

舞蹈老師走了之後,聲樂老師就來了。

“姬野火?”

“嗯哼!”姬野火清清嗓子,“冇想到是我吧!”

還真冇想到。

林綰綰已經挺久冇看到姬野火了,姬野火作為全民偶像,國民老公,到了年底,他通告應該排的滿滿的纔對。

“是你教我唱歌?”

“除了我還能有誰!”姬野火翻個白眼,“你跟我一起表演,萬一因為你砸了我的招牌,我找誰哭去。”

林綰綰摸摸鼻子,她拉著姬野火悄悄問他,“姬野火,我記得你之前跟我說過,像跨年晚會這種直播類的節目,為了防止出岔子,基本上都有假唱?”

“死了這條心吧!”姬野火一副受到侮辱的樣子,“你讓我一個天王級的歌手,在直播現場假唱?”

“不不不,你真唱,我……”

“那也不行!”姬野火打斷她,“跟我合作,必須真唱!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臉色發黑。

半晌。

見姬野火冇有鬆動的意思,她咬咬牙,“好!這是你說的哈,我唱的不好砸你招牌,你可不能怪我!”

“你以為我特意推了那些通告,是為什麼?”姬野火自信滿滿,“今天我就是來教你的,咱們一句詞一句詞的摳,我就不信,以我的實力,一天下來還教不會你一首歌!”

“……”

姬野火甩甩頭髮,把林綰綰拖到鋼琴旁邊,然後把列印好的歌詞給她,“《最重要的決定》這首歌聽過吧?”

林綰綰點頭。

姬野火鬆口氣,“聽過就好,你先按照自己的感覺清唱一遍,哪裡有問題我再糾正你!”

林綰綰捏著歌詞,深吸一口氣。

“那我唱了?”

“唱吧!”

林綰綰看著歌詞,硬著頭皮開始唱了起來,“我常在想,應該再也找不到,任何人像你對我那麼好……”

“停停停!”

姬野火一個激靈,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,他趕緊叫停。

林綰綰臉頰微紅,“哪裡不對?”

“你應該問哪裡對了……”姬野火抓抓頭髮,有些暴躁,“額滴親孃啊!你是怎麼做到所有的詞都不在調上的,知道你唱歌難聽,但是怎麼能難聽到這個份上……明明說話的時候聲音還是很婉轉動人的,怎麼唱起歌來就跟殺雞似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磨牙!

她忍!

姬野火開始一個字一個字的教她發音,她難聽的嗓音直接把許易給唱的跑路了。

一個小時之後。

“學會了嗎?”

“冇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姬野火突然覺得這個任務十分艱難。

“那個……能申請休息一下嗎?”

“休息吧。”

林綰綰一屁股坐到地板上,腦袋裡全都是歌詞,她抖了抖,趕緊把腦袋裡的歌詞甩掉,轉移話題說,“最近都在忙什麼,感覺好久冇看到你了。”

姬野火哼了一聲,“你滿心裡都是我二叔,除了我二叔你還能看到誰啊。”

“你這話倒是實話!”

“……”

姬野火大怒,“你這女人能不能考慮一下失戀的人的感受啊?”

林綰綰一愣,“你失戀了?你什麼時候談的戀愛,我怎麼不知道?”

“……”莫寒一大早就讓人去蘇府送訊息,因此看到蘇清風一家三口的時候,她不用猜就知道他們是誰了。原來這個人就是蘇星兒的生父啊。蘇清風個頭挺高,身體清瘦,他脖子有些前傾,所以看著就有些駝背,五官長得不錯,看得出來年輕的時候也是個美男子。也是。不是美男子,長公主楚玉凝也不能上這麼大的當。她和蘇星兒長得一模一樣,所以她對蘇星兒的父親還是抱有很大希望的,結果……蘇清風跟她爸比起來,簡直相差十萬八千裡。反觀他身旁的李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