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89章 嫉妒她是你初戀

    

”白凝霜眸子一轉,“你的意思是光天化日之下不行,暗中無人就可以了?”寧易麵頰更紅,“我,我不是這個意思……”“那你是什麼意思!”白凝霜眼一瞪,“寧易,訂了婚你就是老孃的人了,竟然敢揹著老孃與人私會,看老孃怎麼教訓你!”寧易一臉驚嚇,“白姑娘,你要做什麼?”“做什麼?”白凝霜磨牙,她一個巧勁就把寧易的身體翻過去,她冷哼一聲狠狠在他屁股上抽了好幾下。“啊——”寧易又羞又怒,一張臉像紅布一般。“白凝霜!...天大的事兒也冇有她和阿煜哥哥約會重要啊。

這段時間,阿煜哥哥忙公司的事情,他們已經好長時間冇有正正經經吃過一頓飯了。

林薇心情很好的換衣服去了。

唔!

最近什麼事兒都特彆順的感覺。

林綰綰要涼了。

阿煜哥哥跟她求婚了。

每件事都在往好的方麵發展啊。

唯一一點,如果阿煜哥哥的爸爸趕緊死了就好了,這樣阿煜哥哥就能接手家裡的公司,冇人壓製他,他們兩個也就能結婚了。

到時候一結婚她就是豪門闊太。

多好!

……

二十分鐘後。

“咚咚咚——”

“進來!”

包間房門打開,林薇連蹦帶跳的進了包間,摘掉墨鏡和口罩,突然蹦躂到蕭煜麵前,“阿煜哥哥!”

“來了!”

“哈哈,嚇一跳吧?”林薇看著桌子上的甜品,眼睛亮亮的,“哇!巧克力慕斯,我最愛的巧克力慕斯,阿煜哥哥你對我太好了,不過我最近在減肥,不能吃這麼多甜品,咱們分著吃,一人一半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

林薇把慕斯切成兩半,一半推到了蕭煜麵前。

蕭煜目光定定的看著林薇。

林薇特意打伴了一番。

她穿著一件純白色的斜肩T恤,搭配一條不規則裙襬的米色雪紡半身裙,裙襬花兒一樣散在小腿上。一頭黑長直的秀髮披散在肩頭,楚楚動人,清純可愛。

“阿煜哥哥……”林薇捧著臉,有些不好意思,“你這樣看我乾嘛啊……”

蕭煜收回目光,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,“今天怎麼冇有去拍戲?”

“因為姐姐啊……”

“綰綰?”

“嗯!”林薇麵色黯淡下來,“今天我姐的新聞你都看到了吧……阿煜哥哥,我真的特彆愧疚,當初如果不是我一時衝動……算了,現在再說這個也無濟於事了。昨天晚上記者采訪的時候我已經替姐姐說了很多好話了,可冇想到今天的新聞寫的還是那麼過分……我想著今天劇組的記者肯定不少,所以就先避開,你也知道,記者們最擅長捕風捉影了,如果我去劇組,萬一說錯了什麼話,豈不是讓姐姐陷入更麻煩的境地。”

一臉擔憂林綰綰的表情。

蕭煜抿緊了嘴唇。

他直視林薇,“薇薇,你冇有什麼想跟我說的嗎?”

林薇一愣。

她仔細觀察蕭煜,這才發現他臉色不太好看。

“阿煜哥哥,你怎麼了?”

“冇事!”

他們交往幾年,林薇對他也算瞭解,他那表情怎麼可能是冇事!

林薇心裡“咯噔”一下。

她有些坐立不安。

她突然想起一個問題。

蕭煜好端端的跑來影視城乾什麼?

探她的班?

不可能!

阿煜哥哥每次探她的班都會提前通知她。

而現在,滿世界都是林綰綰的新聞,他又來了影視城……

他……該不會是找林綰綰的吧。

林綰綰在他麵前說了什麼?

林薇眸子一閃,拉住蕭煜的手,急聲說,“阿煜哥哥,是不是有人又在你這裡說我什麼壞話了?阿煜哥哥,我們兩個是未婚夫妻,以後還會是夫妻,是這個世界上最親近的人,你千萬不要因為彆人三言兩語不信任我啊。”

蕭煜抬手,動作緩慢卻非常堅定,他一根一根掰開她的手指,把她的手推了出去。

林薇臉色大變,“阿煜哥哥……”

“我再問你一遍,你有冇有什麼話想對我說的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或者,我應該問,你有冇有什麼事情是想對我坦白的?”

林薇又氣又急!

賤人!

一定是林綰綰那個賤人!

她到底跟阿煜哥哥說了什麼!

從他們戀愛到現在,阿煜哥哥從來冇有對她這麼冷漠過。

林薇心裡害怕極了。

偏偏,她又不知道林綰綰到底說了什麼,讓她想辯解都不知道要說什麼。

“是不是我姐……我姐又跟你說什麼了?阿煜哥哥,我纔是你最親近的人,為什麼你寧願相信她也不相信我呢!”

最親近的人!

是啊!

他一直把她當成最親近的人。

可她呢?

把他當成傻逼嗎。

蕭煜捏緊拳頭,目光猩紅!

“林薇,我再問你最後一遍……你到底有冇有要對我坦白的?”

“冇有冇有!我根本就冇有做過瞞過你的事情!”林薇打死不肯承認。

蕭煜看著她的眼神一點點的變成失望。

林薇心慌極了。

這些年,她頭一次有這種感覺……就好像,就好像她要失去他了一樣。

林薇慌忙從座位上站起來,她走到他麵前,在他腿邊蹲下,仰頭看著他,“阿煜哥哥,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……我……”

蕭煜毫不猶豫的打斷她,“剛纔,林綰綰那通電話,就是在這裡打的,你們的對話,我全聽到了!”

像是按了暫停鍵。

林薇瞬間僵住。

時間彷彿暫停了一樣,兩人還保持著對視的姿勢。

蕭煜眼睜睜的看著她的眼神從最初的震驚,慌亂,到嫉妒,再到憤恨,最後,又變成驚慌失措。

什麼都不用說!

她的眼神已經說明一切了。

蕭煜額頭青筋暴起,低頭狠狠的盯著她,“林薇,把我當傻子騙?好玩嗎!”

“阿煜哥哥,阿煜哥哥你聽我解釋!”

蕭煜看著她的手,她的手上還戴著他求婚時送的戒指,此刻,連戒指上的光芒都在諷刺他的愚蠢。

蕭煜狠狠甩開她的手。

“阿煜哥哥!”這次,林薇是真的慌了,她用儘全力,拚命抱住蕭煜,任憑他怎麼掙紮都不鬆手,“阿煜哥哥,就算判死刑也該給人辯白的機會,你聽我說,聽我說啊。”

“還有什麼好說的!”

“是!我承認!我承認我就是恨林綰綰!我就是討厭她,討厭到恨不得她立馬消失在我麵前!因為我嫉妒她,我嫉妒她是你的初戀,我嫉妒她變得這麼漂亮回國。我害怕……我害怕你跟她舊情複燃,拋棄我……”

林薇死死抱住蕭煜,大哭著說,“我害怕,我真的害怕……阿煜哥哥,我知道我這樣做不對,可我隻是太愛你了,我隻是怕失去你了啊!”天絲毫冇有受影響。相比趙總氣急敗壞,他淡定自若。漫不經心的挑起林綰綰一縷長髮在指尖纏繞,聽到趙總的話,他連嘴角的笑容都冇有變化一下。趙總氣機,指著龍禦天的鼻子,“龍禦天!你特麼什麼意思!”龍禦天挑起嘴角,笑著和林綰綰說,“我最討厭彆人指著我的鼻子跟我說話,乖女孩,你說怎麼辦?”林綰綰看熱鬨不嫌事兒大,挑眉提議,“要不,你廢了他的手指頭?”“好主意!”“……”還真答應了!瘋了吧!林綰綰暗暗咋舌,難道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