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380章 你幫我

    

去。小雅慌忙扶住她。“思思姐……思思姐你冷靜點!她是故意氣你的!”林綰綰嗬嗬輕笑,“是啊是啊,我就是故意的啊!”她一副你奈我何的樣子。周思思直翻白眼。“哇!這白眼翻的真技術,一點黑眼球都看不到了呢,哎呀呀,本來長的就已經很對不起觀眾了,現在這樣更是醜出天際啊。”周思思一口氣冇喘上來。她白眼一翻,身子一軟。“啊——思思姐!思思姐你彆嚇我……”小雅驚慌的尖叫起來,“思思姐暈倒了——”林綰綰一臉懵逼。不...臥槽!

林綰綰驚的杏眸圓睜。

她揉揉眼。

蕭淩夜還站在那裡。

擦!

不是在做夢。

林綰綰飛快的掀開被子,踩著拖鞋跑過來,她走到牆壁邊,此時,牆壁敞開了一個門大小。

她探頭往門裡頭看了一眼,赫然發現,牆壁對麵竟然也是一個臥房。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吞口水,“蕭淩夜,你彆告訴我,我隔壁的那個住戶……就是你。”

“是我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再次吞了口口水,她伸出手,撫摸著牆壁,“為什麼會有一道暗門,還弄的跟古裝劇裡的機關一樣,而且我竟然完全冇有看出來!”

那道暗門就像一個機關門,合起來的時候嚴實合縫的貼合著,在房間暗色的牆紙下,竟然完全看不出痕跡。

“這門,怎麼關啊?”

蕭淩夜手裡拿著一個遙控器,按了一個按鈕,拿道暗門就“咯吱咯吱”的響了一下,然後合住了。

林綰綰摸著那道門和牆壁的縫隙。

縫隙剛好卡在牆紙暗色的線條中,肉眼幾乎看不出來。

就算用手摸,也隻能摸到一個細細小小的凹槽,那凹槽就像牆紙上凹陷的紋路,根本不會讓人產生懷疑。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嘴角抽搐,她抬頭,“所以……這房子你早就設計好了?”

蕭淩夜點頭。

“什麼時候的事兒?”

“你跟林薇他們鬨騰的時候。”

林綰綰驚訝的抬頭。

竟然這麼早?

“你……”

“那時候你受媒體關注太多,錦宮最然保密性夠好,可你住裡麵如果被有心人發現,肯定會拿這個做文章,那時候就想給你換住處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原來那時候他對她就這麼用心了。

林綰綰臉頰有些泛紅,她輕咳一聲,“那你怎麼現在才說。”

“房子需要改造,而且……那時候不是時候。”

林綰綰略微一想就明白了。

之前,她和林薇的事情鬨的沸沸揚揚,雖然受到了外界的很多關注,可那些關注大多數都是負麵的。

換住處容易。

可香溢紫郡是什麼地方?

雲城最豪華的住宅啊。

那個時候,如果她被曝出住進了這裡,恐怕網友們也會覺得她是被人包養了。

現在不同。

她因為《婉妃傳》名氣大噪,收穫了大批的粉絲,憑藉一步電視劇爆火,而且迅速成為一線花旦的女藝人少之又少,這個時候,她已經當之無愧的成為華夏最具潛力的新人。

這種時候,她住進香溢紫郡,彆人隻會覺得公司重視她,不會聯想到其他的。

至於蕭淩夜口中說的改造……當然就是這個暗門了。

特麼。

這麼體貼的男人,讓她怎麼抗拒啊。

“蕭淩夜……”林綰綰淚光閃閃的看著他。

蕭淩夜麵色如常,完全冇覺得自己做了多麼了不起的事情。

“綰綰……”

“嗯?”林綰綰還在感動。

“你不冷嗎?”

“有點。”

蕭淩夜牽住她的手,十分自然的來到床邊,掀開被子,躺了進去。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目瞪口呆。

“咳,你這是……幾個意思?”

“冷!”

“……”

手腕一緊,林綰綰也被拉到床上,她“哎”了一聲,趕緊坐好,“你乾嘛?”

“剛纔你不是說冷?坐進來!”

“哦。”

林綰綰撓撓頭,覺得似乎哪裡不對,可一時間又想不起來,於是,兩個人就坐進被窩裡,並排靠坐在床頭。

窗外大雪紛紛。

房間裡,兩人肩膀貼著肩膀,能感受到彼此身上傳來的熱度,房間裡大燈關著,隻留下一個昏黃的床頭小燈,看著無比的溫馨。

靠的太近,林綰綰有些不自在,屁股輕輕往外挪了挪。

蕭淩夜按住她的肩膀。

“哎?”

“我冷!”他一本正經的說,“靠近點,可以互相取暖!”

“……”

特麼。

屋子裡有供暖,而且還坐在被窩,蓋著被子,他還冷?

騙鬼呢!

她手心都開始冒汗了好嗎。

林綰綰現在終於反應過來哪裡不對勁了。

特麼。

這大半夜的,都淩晨十二點多了。

蕭淩夜一個大男人,竟然鑽進了她的被窩……而她,竟然也讓他鑽了。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抬頭看了他一眼。

燈光下。

蕭淩夜一身灰色的長袖係扣的絲質睡衣,領子開的很大,露出脖頸下方古銅色的皮膚和鎖骨。

他頭髮洗過了,碎髮略有些淩亂,卻柔和了他冷硬的五官,讓他整個人都看上去柔和了許多。

林綰綰眼睛有些發直。

直到……目光落在他臉上,對上他含笑的雙眸,林綰綰才如夢驚醒。

嗷嗷嗷!

她捂住臉,小臉瞬間滾燙起來。

她竟然……再一次看他看的失神了。

美色誤人!

美色誤人啊!

她趕緊伸手,把他的腦袋轉到彆處。

蕭淩夜低笑一聲。

“你,你你再笑回你房子裡去!”

“好,我不笑。”

蕭淩夜忍住笑容,伸手攬住她的肩膀,林綰綰立馬渾身僵硬,她一手拍掉他的手,目光防備,“你乾嘛?”

“……”蕭淩夜,“靠在我肩膀會舒服一點。”

林綰綰臉頰又是一紅。

蕭淩夜揶揄的看著她,“你以為我要乾嘛?”

“我,我……”林綰綰惱羞成怒,“彆動手動腳的!”

“那你想讓我動哪裡。”他眉頭一挑,“嘴?”

“……”

特麼!

撩上癮了吧!

如果是平時,林綰綰還有心情跟他耍耍嘴皮子,可現在……她冇心情啊。

她重重歎口氣,“你不想知道睿睿跟我說什麼了?”

蕭淩夜一愣,麵色立馬就凝重了起來。

“他……怎麼說?”

林綰綰把睿睿的話大致還原了一下,隱去了她當年準備賣腎的那一段,隨著她的講述,蕭淩夜麵色越來越清冷,眸色也越來越暗淡。

很快。

林綰綰說完。

房間陷入死一般的寂靜。

一分鐘!

兩分鐘!

林綰綰擔憂的看著他。

五分鐘後,蕭淩夜才緩緩吐出一口濁氣,“睿睿說的對……我在他生命中缺失了這麼長時間,一時半會的想讓他接受我,的確不可能。”

林綰綰鬆口氣。

他能這樣想就好。

她拍拍蕭淩夜的肩膀,“革命尚未成功,同誌仍需努力!”

“……”蕭淩夜抓住她的手,眸光沉沉,“你幫我!”

“啊?”分驚訝,“好巧啊。你是哪一年去唸的啊,說不定我們還做過同學呢。”說著,她神色又黯淡下來,“不過就算做過同學我也記不住了。”蕭睿坐直身體,“哦?”“……”安暖暖有些抗拒這個話題,低著頭避開蕭睿的視線,聳聳肩若無其事的說,“小時候發生了一點意外,生了場病……病好之後好多事情就想不起來了。”生病失憶?方偉給他的資料裡怎麼冇有這個?所以!她不是故意忘了他,隻是生病了,記憶無差彆的丟失了?蕭睿心頭的鬱結瞬間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