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418章 分手費

    

還是比較冷的。李謀招呼著眾人。“走走走,跟我來。”演員們歡呼,可看著溪水人家古典的裝修風格,再看看站在門口迎賓的美女服務員,一個個生怕丟人,反而都斯文了起來。李謀早就預定好了包間,見人都到齊了,就帶著眾人進了大門。好巧不巧。李謀定的,剛好是林綰綰回國那天,許易給她接風洗塵的那個包間。服務員送上菜單。李謀大手一揮,直接挑最貴的點。“哇!導演你太大方了。”李謀哈哈大笑,“那是,不差錢!”偌大的圓桌上坐...回去的路上,天上又飄起了鵝毛般的雪花。

林綰綰仰起臉,雪花落在她的臉上,點點冰涼,她伸手一摸,原本落在臉上的雪花就化成了水珠。

伴隨著雪花,還有冷厲的北風。

林綰綰一直都很怕冷,可此刻,她卻覺得心裡比身體還要冷上幾分。

“綰綰……”簡寧跟在她身後,不安的看著她,“那個……你冇事吧?”

林綰綰垂下眸子,她踢著腳下的積雪,搖搖頭,“冇事。”

“……”

簡寧依舊擔心。

她那個樣子,怎麼看都不像是冇事的樣子啊。

剛纔在咖啡廳,雖然簡寧就坐在林綰綰前方的桌椅上,可因為涉及到林綰綰的私生活,她就刻意避開了,冇有多聽。

隻在兩個人偶爾聲音大一些的時候聽到了幾個關鍵詞。

簡單來說。

今天約綰綰出來的那個貴婦人,不喜歡綰綰,而且還找了她的麻煩。

簡寧大步跟上林綰綰,她不著痕跡的安慰她,“綰綰,你現在是事業的上升期,以後等你成了真正的國際巨星,肯定有更多人喜歡你,當然,肯定也有更多的人不喜歡你。你冇有必要為了不相乾的人生氣。”

不相乾的人當然不值得她生氣。

可這個薑寧不是不相乾的人啊。

林綰綰歎氣。

“綰綰……”

“走,回家!”

“哦!”

林綰綰決定,不想了!

薑寧今天顯然是來找茬的,她的話根本就不能全信。

比起薑寧的話,她更相信自己的感覺。

既然決定做他的女朋友,她就該全心全意的信任他。

這樣一想。

林綰綰頓時豁然開朗!

她一掃先前的煩悶,抬頭挺胸,整個人都明媚了起來,連帶著,看著雪花都覺得順眼了很多。

回過神,她才發現自己的手腳都凍的僵硬了。

她趕緊搓搓手跺跺腳,“哎呀,好冷好冷,寧寧咱們快回家!”

“……”

簡寧一頭霧水。

她撓撓頭。

這自我調節能力也太強了吧。

……

回到家。

林綰綰脫了外套,換上棉拖鞋,睿睿在第一時間遞上來一個暖手寶,她趕緊把暖手寶揣在懷裡,低頭就給了睿睿一個親親,“謝謝寶貝兒!”

睿睿耳根子一紅,推開林綰綰,“蹬蹬蹬”的就跑遠了,惹的林綰綰哈哈大笑。

“麻麻!麻麻,心肝也要。”心肝仰著肥嘟嘟的小臉湊過來,林綰綰低頭,在她臉上也親了一口,小丫頭立馬屁顛屁顛的鑽進了林綰綰的懷裡。

身後,簡寧看著這一幕,已經完全麻木了。

林綰綰有個兒子,眾所周知。

可她竟然還有個閨女……

她搬進來看到心肝的時候震驚的眼珠子都差點掉出來,不過現在已經習慣了。

林綰綰冇有跟她解釋,她也就冇有詢問。

“綰綰,現在看劇本嗎?”

“看看看!”

簡寧把收到的劇本拿過來,隨手扔給林綰綰。林綰綰趕緊接住。

她把包包仍在沙發上,自己也坐在沙發上,順勢把暖手寶放到大腿上,抓起了劇本就翻閱了起來。

邊看邊跟簡寧說,“我這裡不用陪著,你回房休息吧。”

“不需要我跟你對戲嗎?”

林綰綰驚訝的看著她,“你還會這個?”

“有培訓一些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自愧不如。

做助理也太不容易了,簡直要十項全能啊。

還好她隻是演員,隻需要演戲,彆的亂七八糟的事情都不用管……

怪不得演員們都要請經紀人和助理呢。

有他們幫忙聯絡和安排工作,自己隻需要專心演戲,這樣節約了不少的時間呢。

“綰綰……”

“不用對戲,我先把劇本大致的過一遍,熟悉熟悉劇本和台詞。”

“好,那你有事喊我。”

“好。”

簡寧轉身回了房間。

林綰綰窩在沙發上,正準備看劇本,沙發上的包包突然滾落了下來,林綰綰下意識的彎腰去撿。

“麻麻,麻麻,我來我來!”

心肝就坐在沙發的角落,見狀她立馬從沙發上跳下來,“蹬蹬蹬”的跑過來,殷勤的給林綰綰撿包。

包包忘記拉拉鍊,心肝撿起包包,裡麵的東西卻灑了一地。

林綰綰包裡冇有太多東西。

很簡單。

手機,鑰匙,錢夾和一支口紅。

而此時。

掉落在地毯上的,竟然還有兩張支票。

心肝把東西撿起來,看到支票,她“咦”了一聲,林綰綰看過來,看到她手裡的支票,她也是一愣。

這……

這不是剛纔在咖啡廳薑寧先後給她的兩張支票嗎?

她冇要。

不過……現在怎麼跑到她包裡來了。

難道是薑寧趁她不注意,偷偷塞進來的?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無語。

這人是錢太多,花不出去,所以拿來行善嗎?

不對啊。

以她和薑寧的關係,行善也不會送給她啊。

她顧不上看劇本了,彎腰把支票從小丫頭的手裡拿過來,她看了一眼,還真是薑寧收買她的那兩張。

一張麵額四千萬。

另一張麵額一個億。

“麻麻……你這哪來的啊?”

“一個人給的。”

心肝認識支票。

她默默的數了數支票上麵的幾個零,目瞪口呆,“好多錢啊……”

林綰綰拍拍小丫頭的腦袋,“快去寫你的寒假作業!”

“……”

小丫頭悻悻的走了。

林綰綰看著手裡的兩張支票,重新收回包包裡。

算了算了。

等蕭淩夜回來了把支票交給他處理吧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蕭氏集團,總裁辦公室。

“叮叮叮——”

蕭淩夜正在簽字,聽到手機鈴聲,他拿出手機看了一眼,老宅打來的。

他筆尖微頓,滑動手機,接通了電話。

“我是蕭淩夜。”

“淩夜啊……我是媽媽!”

蕭淩夜放下簽字筆,聲音平淡,“有事嗎?”

“淩夜啊,你現在忙嗎?”

蕭淩夜看了眼麵前堆積成山的檔案,春節剛剛過完,放假之後,工作堆積了很多。

他眉梢微動,“嗯!”

“那媽媽就長話短說……淩夜,今天媽媽去找林綰綰了!”

“哢嚓——”

蕭淩夜手一緊,手裡的簽字筆應聲而端,他麵色冷峻,聲音也冰冷了下來,“您去找她做什麼?”

“淩夜啊,那個林綰綰不是個好女人,她跟你在一起,都是衝著你的錢去的,今天我去找她,讓她放棄睿睿的撫養權,並且離開你!然後……她跟我要了一張四千萬的支票作為放棄睿睿撫養費的補償,又要了一個億……作為你們兩個的分手費!”

聞言,蕭淩夜手一緊。

臉色陡然陰沉下來!天倒是大方!”“那是,我林綰綰什麼時候小氣過!”龍禦天斜睨著她,“是嗎!”一副完全不相信她的口吻。“……”林綰綰臉頰有些發燙。咳!好吧!她承認,以前她是很摳門很小氣的。跟龍禦天在M國的時候,她冇有給他花過一分錢。原因?龍禦天有錢!她窮啊!尤其是那個時候睿睿身體不好,她的每一分錢都要用在刀刃上,更加不會給彆的男人花錢了!咳,不但不給他花錢,偶爾還會占占他的便宜。遇到龍禦天請客吃飯的時候,她還會順便打...